nav

深圳大学学子天地

顶部
分享
评论
back

文字是我的避难所

由 杨颖婕、黄芳、冯浚峰 发表于 人物

(该采访仅在学子天地网站发表)

             ——专访深青副主编陈亿铭

深大青年:深大青年杂志社成立于2003年,是直属于深圳大学团委的校园媒体单位,主办校刊《深大青年》杂志,组织和承办读书论坛、文化沙龙、电影会、讲座等活动。

陈亿铭,计算机与软件学院大三学生,深大青年杂志社副主编。

 深青.jpg

下午两点的阳光和煦,温暖却不炙热,就在这时候我们见到了陈亿铭学长。他带着帽子黑框眼镜,帽子压得低低的,一进门就摘下了帽子,看到我们脸上便浮现羞涩的笑容,看起来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少年。一如朋友对他的评价,“细心负责,不爱出风头,但分内的事一定会做好。才华内化而不外显,骨子里文化人”,内心炙热却不会灼伤他人。

他是计软大三的学生,高中时读的理科,典型的理科生,却与文字有着很深的缘分。

陈亿铭学长说他小时候性格就比较内向,不善交际,经常就一个人抱着一本书自成一个世界,一个安静的自己与自己对话的世界。阅读了一定量的书籍之后,也会想将自己的思想情绪付之笔端。从高中到现在,他一直坚持写日记。文字是他最忠实的倾听者,所有方便与不方便诉与他人的一概通过文字倾注出来。他说通过文字表达出来的思想可以更为准确严谨,因为可以更方便地修改。“祸从口出”有些话一旦说出来就再也没办法改正了,而在纸上的文字却可以随心所欲地修改润色。文字成了他的一种精神寄托,释放精神压力的一种方式,如同琐碎生活以外的避难所。

正如所有喜欢文字的青年一样,陈亿铭高中时也曾把中文系当作自己的理想。然而高考过后,因为成绩、就业、父母建议等现实因素,他最终还是选择了计软这个与中文看起来并没有很大关系的专业。

那文学对于亿铭学长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文学是需要有现实基础的,只有在实现现实温饱的情况下才有资本去谈理想。陈亿铭学长也坦言,他并不想将工作与兴趣结合在一起。以写作为生听起来似乎是一件很酷很自由的事,但写文章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真正做起来才能深知它的不易,以写作为生很容易受生活压力影响而不得不做出妥协。他说现在的他还没有信心和能力做到以写作为主业。而历史上的作家也未必要靠作品养活自己,如卡夫卡,本职为保险业职员。所以文学对于亿铭学长来说就是实现温饱的基础下更高级的精神追求吧。

“左手写代码右手写诗”曾是他大一时候理想的生活状态,我们也认为这是他目前的生活状态,可当我们在他面前提起这句话时,他脸上却浮现了自嘲的笑容。他说大一的时候很天真,后来越来越明白只有专心于一件事才能将这件事做到极致。虽然写代码和写诗这两者看起来并不冲突,但现实生活中却难以同时兼顾,往往是两件事情在抢占同一份时间资源。文艺复兴时期的代表人物阿尔伯蒂有一句名言:“任何一种艺术,不管是否重要,如果你想要在该领域出类拔萃,就必须全身心投入。”对于他来说,目前最重要的是将代码写好,“诗”只能是作为业余的兴趣爱好,理想是建立在温饱的基础上的。想同时做好两件事往往两件事都做不好。在亿铭心中王小波才是真正做到了"左手写代码右手写诗",谈及王小波,言语中看得出学长还是对这种生活状态充满向往的。

对于亿铭学长来说,文字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其实很重要。就如题目所言,在他大学繁忙的敲代码日子里,文字更像是他的避难所,是他的一份精神寄托,是释放精神压力的一种形式。时光如水,多年来他坚持着用文字来记载着他的心情,或喜,或悲,或平淡,或浓烈。问及他对文艺青年的看法,他说跟普通青年比起来,文青只是另一种生活方式,本质没有什么不同。文青更倾向于用文字来表达自己的情感和观点。或许有些人认为这就是所谓的“矫情”,甚至还会说,哪来这么多伤春悲秋的情绪,跑跑步打打篮球就什么情绪都发泄出来了吗?但是其实每个人有适合自己发泄和表达情绪的方式,倘若用文字作为表达的方式即被称为“矫情”,那么这样看来,矫情也没有什么不好!毕竟能够实现自己的需求和价值,过得舒适坦然,便已足够。生活中他虽然是一个挺感性的人,但他的文字却充分地体现了他作为理科生的严谨和逻辑性。

谈到近年来由于商业化而兴起的“快餐文化”,亿铭学长似乎陷入了沉思。过了许久,他轻轻地叹息道,随着新媒体时代的快速发展,报纸、杂志这类纸媒体已经大不如前了,如今仍在纸媒这一行上坚持着的,多半是由于一份无法割舍的情怀。当代都市人越发浮躁,可能许多人都不去谈“情怀”二字了,但是至少内心要有一个评判的标准去直面这些逐渐膨胀的信息量。提及到如今时常被电视剧改编的网络IP小说,以及那些追求华丽辞藻的文字,学长坦言道,他不排斥这一类文字,但是在他看来,生活有价值的东西有许多,而当今的文化环境也不见得枯竭到只剩下这些内容可以去读,不一定为了和别人有共同话题而花时间在这上面,时间有限,要尽量花在自己觉得更重要的内容上。

在亿铭学长的大学生涯中,代码是主角自然没有可争议的地方,但是同样文字也是一个不可或缺的角色,而让学长可以尽情通过文字来表达想法的载体,便是《深青》杂志。从大一到大三,他在《深青》得到了很多收获;从只负责写稿的大一干事,到负责审稿的责编、副主编,这一路走来,都能和喜欢文字的人一起交流探讨,学长坦言,是开心的。这也是亿铭学长加入深青的初衷——找到志同道合的一起聊聊文学谈谈人生。

image.png

谈及在《深青》杂志社所经历的点点滴滴,学长回忆,最难忘的便是杂志社所举办的读书会活动。深青的读书会提供了一个场合,深青这里探讨何为公正,谈论这个娱乐至死的时代,困惑着自由主义的尺度,相互分享马尔克斯给我们带来的孤独体…晚上大家围坐在暖黄的灯光下,认真专注地同读一本书,彼此交流探讨,共同碰撞出思维的火花。“在我看来,这是一个很难得的深入阅读和交流的机会,很有意思。”

那么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我们采访小分队特意找到了亿铭学长在学子工作时的好友纸花。“一个绝不矫情的文艺青年,在陌生人和朋友面前都是一个比较安静内敛的人”,朋友评价道。我们将这个回答告诉了亿铭学长,他听完之后羞涩地笑笑:“哈哈哈哈,是这样的吗?我自己都不太确定诶。”他耸了耸肩,“我觉得,我的性格吧,其实不太好说,我很少去想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但我觉得,重要的是交流的时候要真诚,性格什么的,在熟的人面前应该不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身上有着“文艺青年”“程序猿” “深青副主编”等标签的他,在朋友面前也只是一个耿直可爱,真诚呆萌的工科男。

最后,在我们谈到对未来人生的规划时,亿铭学长又是出奇的洒脱:“其实我对未来还挺悲观的哈哈哈。现在已经大三了,也到了实习的时候了。工作占用了大量的时间,而相应的留给自己的时间就慢慢给挤掉了。”讲到这时,他的眼神里闪耀着炽热的光芒,“但是,比起快节奏的忙碌,我更害怕安稳。安稳的生活会让我原地踏步,没有成长。”托尔斯泰说过,人具有两面性,一面是人性,一面是兽性。在我们看来,亿铭学长也有他的两面性,一面温柔内敛,一面则是斗志和冲劲。

比起去想自己是一个,或者是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亿铭学长更像是在抛掉那些无关紧要的顾虑,贯彻自己的想法,一步一个脚印地走着,走着属于自己的道路。“理想中的自己吗?”“嗯...有一个很好的心态吧。”对我们的最后一个问题,亿铭学长犹豫,但也坚定地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记者:杨颖婕、黄芳、冯浚峰

图源:百度,深大青年微信公众号


责任编辑:


分享到:

返回

微信

微博

QQ

Twitter

评论


登录完才能评论哦..点这里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