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深圳大学学子天地

顶部
分享
评论
back

清明 | 那些年,我过的清明节

由 木逸 发表于 文学

“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在还没有学会背这首诗的时候,二十四节气中我唯一认识的一个,叫清明。

 印象中,清明总是带着湿漉漉的气息,带给人一种压抑的阴冷,我想这大概要归功于杜牧的那首《清明》吧。“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两句诗早已烂熟于心,以至于我总感觉,清明永远都是烟雨蒙蒙的。清明,过早地给了我一种不好的深刻印象。


blob.png 


小时候关于清明,除了那两句诗,还有两个字,那就是——放假。读幼儿园的时候,放假就是奢望,因为没有寒暑假也没有周末一说,父母也不会说你一撒娇打滚就不送你去幼儿园。那时候,什么端午啊,中秋啊,清明啊,对我来说,仅仅就是个假期。而清明的这个假期,还不能出去玩,外面总是阴蒙蒙的,只能窝在家里发霉。一个糟糕透顶的假期,实在是假期里面最差劲的那一个了。

小学的时候啊,渐渐知道这一个个节日可不是为了把在幼儿园过得水深火热的我们解放出来。在老师们一个比一个复杂,一个比一个生动详细的故事中,这些节日对我来说就不再仅仅是个假期了。我会在中秋的那天,仰头望望明月,满脑子浮想联翩,是银河上种种奇幻的情景,也会在清明的时候,看着雨开始下,立马就吟起那两句诗,像给清明下了个摆脱不了的魔咒,而脑海中想的,是半路撞见鬼的惊悚场面。一阵妖风,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


blob.png 


再大些,老师会说:“清明放假了啊,你们回家写一篇有关清明的作文,记得回校后交。”一声冗长而不耐烦的应答之后,一哄而散。一天或三天的假期,就在电视的统治下了。扫墓这事早在好几天之前就已完成,仅存的记忆,是绿绿的田地,和一堆的贡品。回校的前一晚,摊开作文本,翻开工具书,一本正经地像百度百科那样介绍清明,挖挖脑海中关于扫墓的记忆,再犹如灵魂被洗涤般写下从课文中心思想里拼凑而来的高大上的感人总结,完事。


blob.png 


初中的时候啊,清明已经不放假了。一大清早在班里仅有的几把旧旧的扫帚里,挑一把最好的,跟着学校里新入团的几个团员,还有几个老师,到学校旁边的一个人民广场扫墓。那是个烈士墓,纪念的是谁,我也不清楚。把跳广场舞的大妈们,打太极的老爷爷爷们都请走了以后,在墓碑前念誓词,埋头听领导念悼词,献花,默哀,然后象征性地清理掉墓碑旁的落叶和垃圾。时间一到,我们便走了。回校时,已是第三节课开始。

下午的时候,每人拿着领到的一张红色的小票票,整个初中大概近两千人,一排浩浩荡荡的自行车队,经过三个红绿灯,数不清的羊肠小道,来到全镇仅有的一个快倒闭的老式大剧院。方圆不知道多少里,停的都是自行车,有的还直接停到了旁边的店铺里面。一进场,才知道看的是红色革命纪念片,不到30分钟,全场已经没有几个学生了。我回头跟同学交换了眼神,两个人便头也不回地走了。剩那场孤独的影片,和几个我推测大概睡着了的观者。隔天回到学校,班主任面无表情地说:“昨天看的影片,每人写个观后感,明天交。”又是一场杜撰。


 blob.png


高中的时候啊,因为某些人的离去,清明对我来说又多添了几份哀思。因为住校也因父母认为没有必要特别请假而没有去扫墓,总归有些遗憾。课业繁重,压力也越来越大,自然而然地也就把很多的负面情绪,都压在了清明这一天。学校放假了,一个人在自习室里,总会越想越多,后来就湿了眼眶。那些故去的人们啊,会不会趁着这一天,给我带来些许消息呢?不会的吧。总得有那么一天,提醒我们在飞奔往前的路上,想想那些不该忘记的事情啊。免得,变得模糊不清。


blob.png 


印象中的清明,主色调为灰。可渐渐的,有了那么一点点绿,许是以前的我根本没有好好地去了解这个的节日吧。我一直以为,清明虽在二十四节气中,与我是最熟的那一个,可是相比于端午和中秋,除了气氛,还有一个致命弱势,就是没有专属食品。端午有粽子,中秋有月饼,清明有什么呢?什么也没有。上了大学之后,我才在宿友口中,第一次听到了青团这个名字。原来,印象中连接死亡的清明节,在另一端,竟连接着代表生的绿。


blob.png 


流水账记完了,今年的清明,陪我一起尝尝青团可好?



(图片来自网络)


责任编辑:


分享到:

返回

微信

微博

QQ

Twitter

评论


登录完才能评论哦..点这里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