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深圳大学学子天地

顶部
分享
评论
back

有些书,我可能永远不会去看

由 晓歌 发表于 趣物志

 

人生有可为之事,也有不可为之事。可为之事,当尽力为之,此谓尽性;不可为之事,当尽心从之,此谓知命。

                             ——曾国藩

 

image002.jpg

 

曾国藩家书,伯父送我的礼物,它们是我既熟悉又陌生的趣物,是我时刻接受的亲情,也是我永远怀念的珍藏。每逢想起它们,便会想起往日时光。车站口,寒风刺骨,伯父挥一挥手,赶来又离去的身影,匆匆掠过……

长辈总是给小孩送他们想送的东西,不管我们喜不喜欢。老人总是要把自己做的腌菜塞给我们,不管我们愿不愿抱着大坛子挤硬座。父母把他们的期望送给了我们,不管我们是不是真的喜欢医学和教育……

三年前伯父给我的那套曾国藩丛书,我一本没看过,我也可能永远不会去看。


image003.jpg


故事要从我小时候说起。以前,母亲总会说,伯父对我的好就如同亲生父亲一般,我也切身体会过。然而我却常常对伯父说过的话不顾一屑,讨厌伯父对大大小小的事都要操心的样子,一打电话就停不下来,一聊起天就絮絮叨叨没完没了,甚至每逢过年过节家人吃团圆饭的时候,我都想方设法回避跟他举杯共饮。伯父一敬酒,胳膊酸又痛;伯父一叙话,酒杯千斤重。一时半会儿这一口我是喝不上了,慢慢举着吧!

伯父在政府工作,平日里也不是很轻松,然而这并没有影响他对家庭方面投入的精力。每逢工作之余,伯父便会探望爷爷奶奶,当然,也绝不会少了我们家电话,毕竟对于父亲来说,这也是大哥对弟弟全家人的关心。记得每次得知是伯父打来的电话,我都会跑到离电话远远的地方,生怕父亲对我喊话:“儿子,大爷的电话,跟大爷说两句话吧!”

哎!确定只有两句吗?

果然,和父亲说的一样,每次接伯父的电话,我都有一种听讲座的感觉,伯父说那么多,我只说两句。

然而最令我头疼的便是“训话”的内容。伯父一开口便如同教育家一般:“要把自己培养好,让自己茁壮成长!”“一定要听父母的话,他们才是最关心你的人。”“跟同学老师搞好关系,把学习和身体放在第一位。”“衣食住行注意安全和卫生,一定要劳逸结合,挺直腰板走路!”……这些几乎每次通话我都会听到,它们已经成了伯父和我的家常便饭,然而我却只能一边点头一边不断重复着一个字:“嗯!”。撂下电话时,我便会长叹一口气,终于说完了……父亲总是问我都讲了些什么,我的回答却只有一种。

“还是那些话,我都懂啊!”

伯父讲话就是这样,总能把学习,生活上方方面面的小细节总结的很全面,我庆幸不必天天听他“训话”。当然,放假回爷爷家团聚就先忍着吧!


image004.jpg

 

也许是出于天生对从政的热爱,也许也是这么多年政府工作环境的熏陶,伯父跟我讲话时总是不断灌输着他的理念。

伯父希望我从政当官,他经常兴奋地说:“这小伙子以后能当个市长的秘书该多好!”我便在心里默念:“绝对不当官从政!”

那些年,我还在上小学,当时的梦想是成为科学家。上了初中之后,虽不再像以前那样异想天开,但我的成绩依然名列前茅,搞科研的梦想并没有完全消失。经常跟亲人们一起谈论理想,想考那一所大学。从儿时的哈佛,到小学的清华,再到初中的中科大,伯父对我的理想都很支持,然而走像曾国藩一样的从政之道,我却始终毫无兴趣,渐渐地,伯父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多讲。少了这些灌输,感觉舒服很多。

初中毕业,我顺利地升入理想的高中,那个暑假,我们开心地庆祝了一番。虽然少了“从政思想”的灌输,但唠叨和操心的习惯依然如旧。临走之前,伯父叮嘱了我一番,随后便送给我一套用报纸包裹的书。伯父说,他对我的升学以及这些年的努力很满意,也为我感到骄傲。他把家族的希望全部寄托在了我的身上,我还是像以前那样,一边点头一遍重复着嗯字。对于这些家常便饭,我早就听够了,不过对于书籍,我还是很热爱,就随便一问:“这些都是什么书?”伯父只是回答:“好书!高中没时间看,上大学看就好。”于是我们便相互告了别。


image005.jpg


 回到家里打开包装一看,我大吃一惊,怎么全都是曾国藩!这是想让我学习曾国藩的从政之道吗?弄得我简直哭笑不得,要是两三本也就算了,偏偏十一本书中,九本都是曾国藩。

“天啊!书怎么可以这么买!”

看到封面上曾国藩的图片,就会不由自主地想到伯父。当时我很是反感,于是父亲便说:“毕竟是大爷送给你的,喜不喜欢,就先收藏起来吧!”于是怀着不以为然的心态,我将其收藏,而这一收藏,便尘封三年。

生活就是这样,在你顺风顺水之时,说不定就会被迎面而来的巨浪卷入咆哮的狂流之中,无论你怎么努力挣扎,却还是一次次被吞没,再也无法浮出水面。

我万万没想到,这一次告别,便是巨浪的开始。

高中生涯是我最压抑的时光,青春的叛逆,学业的重担,生活的单调,成绩的低谷……一切压力突如其来地压在我的肩上,回爷爷家团聚的次数也不断减少,而似乎伯父的家常便饭也慢慢地消失不见,这种习以为常的感觉不复存在。偶尔伯父打来电话,也多半是跟父亲叙叙旧,提到我时也只是简单地叮嘱几句。

孩子很忙吧!叫他注意身体,多休息,我就不打扰了。”

是啊!我很忙,忙到这些书,我可能永远不会去看。

起初我只是觉得,不唠叨也好,反正也没时间去听。可是后来,这种感觉先是由庆幸变成了无所谓,然后渐渐地感觉不适应,甚至开始怀疑伯父不再关心我,虽然我清楚这是不可能的,然而这感受却又那么真切。


image006.jpg


很多次因成绩陷入低谷而感到失落迷茫,偶尔接到伯父电话,他总是说:“考的还是不错的,就继续努力吧!”于是,我相信了伯父对我的成绩并不在意,或许他这么说只是在敷衍我,我便还像以前那样,装作听话的样子来敷衍伯父。

倒计时的活页越翻越少,萦绕在耳边的话语一点点消失,那套尘封的书籍也渐渐陈旧。就这样,高考结束了……我失败了,没能考取理想的分数,甚至想过复读。然而有一天,我偶然打开这套尘封已久的曾国藩家书时,猛然间又想起了伯父。报考的那段时光最是艰熬,伯父得知消息,便放弃上班,直接赶到我家和父母一起认真查阅资料帮我报考,却对那些书只字未提。或许他清楚,这些书,我可能永远不会去看。

时光洗去了我儿时的梦想,生活也磨灭了伯父的家常便饭,飘落的灰尘埋没了曾经崭新的书籍。然而唯一不变的,或许只有伯父对我无微不至关爱与热切的期望。记得报考之后,父亲把真相告诉了我,原来伯父之前拿到模考成绩单时,第一反应竟是:“怎么会这样?”

或许亲情就是这样,不论它呈现出怎样的表达方式,那种亲切与温暖都一直默默地存在于你的身旁,隐隐约约而又真真切切,平凡而又伟大你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你都没有理由,也没办法去拒绝。你所认为无关紧要的唠叨,其实是长辈们无微不至的关爱;你所认为的敷衍,其实那是他们善意的谎言,他们只是希望你做的更好;你所不以为然的一个举动、一个礼物,或许是他们能够为你做的一切,正如这套曾国藩家书。


image007.jpg


作为物主,这些书,我可能永远不会去看。我从不喜欢从政做官,也厌倦那些大道理。以前我总是讨厌看到它们,便胡乱地将其收藏。可现在我喜欢把它们捧在手上的感觉,就像小时候伯父把我抱在怀里,我稚嫩的小手搭在他的肩上;就像长大后,伯父有力的大手搭在我的肩上说:“好好努力!”

我们总是认为自己已经长大,已经懂事,殊不知,在不同的年龄段不断地面对着以不同形式表达出来的同一种亲情,我们做出的反应或许一直很幼稚。每次回爷爷家,总会听到长辈们的那句话。

孩子长大了,也懂事了。”

其实我们真的懂事了吗?我们的确长大了,但在长辈们的眼中,我们永远还是个孩子。

上了大学,自认为已经懂事的我们,习惯了整天的忙忙碌碌。各种各样的活动、应酬,给了我们不断提高所谓的素质和能力的舞台,也同样给予了我们回避亲情的理由亲人们的一句问候,一个电话,我们甚至忙到置之不理。以前的家常便饭是他们不停的叮嘱,而现在的家常便饭或许变成了我们的不屑一顾、拒绝,甚至回避。

“我忙着呢!等下再说吧!”

而这一等,又不知会有多久。其实并不是我们真的忙到没有主动接受亲情的时间,而是我们根本没有这个意识。这就是我们不断“成长”的结果。

以前,伯父的唠叨总是萦绕在耳边;现在,伯父的身影离我越来越远。以前,讨厌长辈们“多此一举”的操心,现在却又怀疑他们对自己不理不顾。多希望在听一听伯父说不完的话,多希望当初将这些书好好珍藏。回过头来才发现,成长的脚印,总会留下几分忏悔的痕迹,毕竟我们还是不懂事啊!


image008.jpg


所以,趁着你还不懂事,就去接受亲情吧!不论它以怎样的形式来表达,请都不要拒绝。不要等到失去了,才知道它有多重要。

又想起了临出发来深大的前一天,我带上了被伯父写满前七页文字的记事本,那是报考之后伯父送给我留作纪念的。

有些话说多了怕你不爱听,我写了下来,回去看看就好。

父亲问我:“这些书,你一本没看过,要不要带上几本拿到大学去看?”我拒绝了。伯父的心意我已收到;伯父的关爱,我也已接受;曾国藩家书,珍藏就好。

来到了深大,我接受了命运的一切安排,它就如同亲情一般,你可以不喜欢,但你不能不接受。如今,成为科学家的幻想虽已破灭,可我依旧坚持走自己的路,虽然我可能永远不去当官从政,但我决不会辜负伯父对我的期望。

打开记事本,品读伯父的话语,又想起了那套重新尘封的曾国藩家书。的确,这些书,我可能永远不会去看,但是这份亲情我接受,这份期望我怀念,这套书籍我永远珍藏!


 


 

 

责任编辑:


分享到:

返回

微信

微博

QQ

Twitter

评论


登录完才能评论哦..点这里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