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深圳大学学子天地

顶部
分享
评论
back

拜神的青年

由 任昱源,陈曦格,方舟 发表于 深大百家

拜神的青年


主笔简介:任昱源,笔名芋圆,深圳大学新闻系大二学生。平时喜欢写写东西拍拍照,新闻是热爱的职业,写作是喜爱的副业,希望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热爱的事情并把它们开心地做下去。


blob.png


国庆假期后的第二个工作日,班里有些同学还迟迟没有返校。除了沉浸在假期的余味中难以收心之外,还有些人之所以没来上课,是因为要留在老家拜神。十月九日,阴历九月初九,是我国重要的传统节日,重阳节。


中国岭南地区,一直保留着拜神的传统。祖祖辈辈靠天吃饭、靠地吃饭、靠海吃饭,自然而然形成了一种对天地、对祖宗、对神灵的敬畏。到了科技发达、文明进步的现当代社会,大多数人已经不再迷信于神的力量,却仍旧保留着祭拜的习惯。这种祖辈传承下来的家族传统,令很多接受着高等教育的青年们,亦不能完全置身事外。


现实中的宫崎骏世界


在广东省潮汕地区,有一种叫作“游神”的传统活动,老家在潮南的桃子今年就亲身体验了一次“游神”。


桃子是深圳大学计算机与软件学院的一名男生,在深圳出生、上学、长大,只有寒假时才会跟着爸妈回到潮汕老家,和爷爷奶奶一起过年。


潮汕人一直保留着拜神的习俗,每逢传统节日和每个月的初一十五,家家户户都会拜神。比如农历正月“营老爷”、逢年过节拜祖宗、中秋拜月娘、十月拜大神……其中游神,也称迎佛、抬佛、抬神像、神像出巡。在诸如元宵或诸神诞生日等喜庆的节日里,人们会将神庙里的神像抬出来游街。他们认为只有让神与民同乐,神才会保佑四方百姓。


因为筹办一次活动耗时费力,所以乡里规定,一年一度的游神由东、南、西、北、中五个村落轮流承办,今年正好轮到桃子他们村。


这次游神,身高185公分的桃子被选中成为游神队伍的主力之一——旗手。旗手一般由村里身强体壮的青年担任,他们的任务是“执镖旗”。执镖旗的青年在游神赛会上,会穿上古袍,打扮成武将或文士,也有的会扮成乡绅模样。


阳历2016年1月31号,阴历乙未羊年腊月二十二,为期三天的游神活动在桃子村里正式拉开序幕。他听家人说,这个日子是掷杯茭选择的“吉日”,游的神是“安济圣王”。


凌晨三点左右,桃子就被喊醒,负责人正在挨家挨户通知镖旗手们换衣服集合。他在家人的帮助下迷迷糊糊地套上面料光滑的大红色长袍,就被拉到村中央的空地上。负责人塞给他一面旗,借着昏黄的灯光,他恍惚看到红色的旗帜上面写着“光宗耀祖”的字样。


集合完毕,一阵鞭炮声响起,前面的锣鼓队开始敲锣打鼓。还在发呆的桃子突然被身后的人推了一下,踉跄着向前跨了一步——哦,游神开始了。


天还黑着,凌晨的风吹着,他们缓慢地前行着。“旗看着不重,扛久了就有点受不住了。”桃子一直扛着这面红旗,和那些在队首抬着巨大神像的伙伴一起,绕着乡里走了三圈。蹲在路边吃午饭的十几分钟,是中间唯一的休息。游神完毕,已是中午时分,他们足足走了七八个小时。那天晚上,桃子感到肩膀酸痛,脚底板疼,腿像注了铅一样沉重。然而,这样的工作在接下来两天还要重复进行。


“不好玩,有点无聊,但当时的场景挺像宫崎骏的动漫。奶奶养了很久的两只大黑猪在那几天被宰了祭祀,桃子不由想起《千与千寻》里面的贪吃猪;参与游神的人都穿着只有在电视里才能看到的传统服饰,在昏黑的凌晨围着乡道不停地走,像是《百变狸猫》里面的百鬼夜行;村子周边的丘陵,天没亮时看着黑漆漆的一片,一如《龙猫》中的树林……


桃子并不懂为什么要游神,更不解各种繁琐的仪式。然而每当老师同学们在大学课堂里聊起潮汕拜神文化,亲身参与过其中的桃子都能感受到一份与故乡和祖先之间的紧密联结。


卖给太阳的孩子


“我小时候被我奶奶卖给了太阳。”一直声称自己是无神论者的小豪说。他是机电学院的大二学生,提起拜神,他的记忆大多与奶奶有关。


小豪的奶奶是个很传统的客家女人,生在河源,长在河源,嫁在河源,是小豪爷爷家里的童养媳。她和小豪的爷爷一起经历过战乱,为小豪的爷爷生养了四个儿子,这辈子都没出过几次远门。


奶奶很信神,平时生活中有什么疑惑或者是困难,都会去问神、求神。如果家里发生了什么大事,她就会买柱香,带上两三样祭品,去祠堂跟神絮叨絮叨,求祖宗保佑。


小豪小时候体弱多病,经常感冒发烧,小病不断。奶奶看在眼里,急在心头,带着他去问村里“可以与天通灵,传达上天旨意”的“神人”:“我孙儿经常生病,这可怎么办哟?”,“神人”告诉她,把孩子“卖”给神灵,就能求得神灵的保佑了。于是奶奶真的跑去把他“卖”给了被称为“太阳福”的神。此后,逢年过节奶奶都要祭拜“太阳福”,请求他保佑孙儿平安健康。直到小豪长大,家人才又去把他“买”回来,而此时,奶奶已经不在人世了。小豪至今仍记得,弥留之际,奶奶还不忘嘱咐小豪的爸妈,可别忘了把孩子“买”回来啊。


“这世界上压根没什么神啊鬼啊的。”奶奶在世时,小豪每次看她拜神,都觉得这是封建迷信,很无聊。逢年过节被拉着去拜神时,他也只是随便上柱香拜拜了事。


奶奶去世后,家里再也没有人经常跑去祠堂,求神保佑“孙儿身体健康,考上大学”。小豪这才突然觉得,“奶奶之所以那么热衷于拜神,其实只是想求神保佑她爱的孩子们吧。”


诸恶莫作,诸善奉行

 

你信神吗?


“说不上信或不信,但从小在那种氛围中长大,耳濡目染地就会多些敬畏。”可能大多数人都不会把看上去很新潮的Wayne,跟“拜神”联系在一起。


Wayne家在深圳,是深圳少有的“土著居民”。作为经济特区,深圳代表着发展、进步、科技、创新,代表着一种新兴的物质文明。但是,身处于这座城市的Wayne一家,仍一直保留着“拜神”这一传统。


从小到大,Wayne家一直萦绕着一种“香”味——每天早上,母亲起床洗漱清洁后,就会先去阳台,在香炉里上柱香。香缓缓燃烧,散发出一种安心宁神的味道,在这种味道的陪伴下,Wayne家开始新一天的生活。


小时候,每天下午放学回家,母亲都会让Wayne去上柱香。并且除了每天早、晚两拜之外,每个月的初一、十五,母亲还会认真摆上贡品,带着全家一起大拜。年幼的Wayne不懂为什么要这么做,也不知道爸妈为什么一直对他说“要尊敬神灵”。有一次他跑去玩香炉,父亲看见后狠狠揍了他一顿。伴着Wayne的哭声,母亲跪在香炉前用粤语念叨,“要怪莫怪小孩不识世界”,请求神灵原谅他的错。从那以后,Wayne再也不敢乱玩香炉,再去上香时也认真了许多。


Wayne说他将来也会像他爸妈一样,带着孩子去拜神。不为别的,只是想要让孩子有种敬畏感,知道这世界上有种力量约束着你,不能胡作非为。哪怕小孩子并不能理解,但是至少可以让他们从小树立一种原则——诸恶莫作,诸善奉行


在桃子看来,游神是一种传统文化,是家乡的习俗。不管在天南海北,只要听到别人提起“游神”,就会想起潮汕的亲人。


在小豪眼中,拜神是一种爱的表达,代表着奶奶对自己的关怀,父母对子女的期待。


在Wayne的观念里,拜神是给自己树立一种原则,来约束自己遵守道德,保持善良。


拜神的青年,拜的不是神,是人。




本文刊登于第72期新新报

文字记者:任昱源,陈曦格,方舟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


分享到:

返回

微信

微博

QQ

Twitter

评论


登录完才能评论哦..点这里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