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深圳大学学子天地

顶部
分享
评论
back

故事|一场告别

由 Jupiter是木星呗 发表于 深大百家


   



    许久不见,终于约了一次,酒足饭饱,相谈甚欢。我,李四和张三。

    我不喝酒,我要开车。李四不喝酒,她带着还不怎么会走路的孩子。张三说她可能是醉了。

    车子开过安静明亮的主干道,拐过我们放学回家时必经的小巷,上了有橘黄色路灯的立交桥。

    车窗开着,风灌进来,光灌进来,影子也灌进来。我们这样不大的城市,夜晚很轻薄,轻薄让人呼吸,呼吸让人感性。我觉得我们像电影结尾里身披BGM走过只留下背影的主角,如果你看过《壁花少年》的话,大概就是那种感觉。然而,

    李四在副驾上哄怀里已经熟睡的孩子,慈爱得就像任何一个被没养过孩子的人嘲笑的妈,她唱,我想把妈妈变成小姑娘变成比我还小的小姑娘我要带着她到处逛一逛商店公园里到处逛一逛给她买件花衣裳领她去看大灰狼我还要打她两巴掌让她也把挨打的滋味尝一尝可是我又担心又害怕小姑娘变成了妈妈的模样妈妈的模样。

    我理所当然地嘲笑她了。 

    张三躺在后面不出声儿地听着,听完,爬起来看着车窗外飞走的小城傻笑。

    她说,我忽然想起来,我高考前一天晚上,紧张得翻来覆去睡不着,我妈拍着我,唱得就是这首歌。

    她又说,怎么现在的孩子听得还是这一出。

    我又嘲笑她了,怪不得没考好,被大灰狼吓得一宿没合眼吧。

    她说,嗯。她说,还是遗憾。

 

 

   我钟爱这座立交桥,我也是后来才知道。

   它联结了小城东西南北的交通,也联结了我从出生到离开小城的时光。小时候爸妈像溜宠物一样带着我在立交桥下的小广场溜孩子,上学时这条路每天来回走两遍,一走就是六年。于是大概就是因为这样,当我想起家的时候,当我想家的时候,我总会看见夜晚立交桥下的十字路口和斑马线,绿灯亮了,我走过马路,回到现实。

   我和我的床还有房间说过明年见,我憋着眼泪和楼上阳台偷偷踩着板凳目送我的姥姥挥过手,我在机场和来送我的张三李四拥抱哭泣,然而我还是会回来,那么这样算不算告别?

   这座城市已经没有我的档案,我是一个在这城市里没事可做的人,这城市里我认识的人越来越少,然而我还是可以给别人指路,往南走十字路口右转走到头左手边就是图书馆了。

   这样算不算告别?

   我只知道,我会离它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某天在路上偶遇好久不见的王五,我说,你高了,瘦了,好看了,其他一点儿都没变。我跟每个好久不见的人都这么说。

    王五笑了,改天我们一定出来聚一聚啊,一定啊。

    好,先走了那,再见。

    脸盲如我,怎么还会记得王五呢,因为王五啊,几年前我们还是一起出去玩儿睡一张床的关系呢,

   洁癖如我。

   那是几年前?

   我赶紧拨了张三李四的电话,喂,我说,我们今晚见一面吧,不行,就今晚,必须见,我太想你们了。

   明明抠抠搜搜一而再地缩小着自己的圈子,却不能承受更多的再见。

 

 

    我觉得我认识很多很厉害的人。那时候,A说自己要当医生,B说自己要当老师,C说自己要当领导,甲说自己要去纽约,乙说自己要去西藏,丙说自己要留在北京,他说我永远爱你,她说我也是。

   我真的是认识很多很厉害的人。A去了纽约,B当了飞行员,C一路向西骑车去了西藏,甲有了一个超棒的女朋友,乙做微商赚了不少钱,丙心一横去了很远的地方支教做慈善。他和她散落在天涯。

   人长大,梦想便不再轻盈,他开始伸出手,掂量生活的重量。

   你渴望去的位置,即使你没去,那里也会站着别人,那人呢,也可能遥望着他的梦想里的另一个人。谁都不会落下,哪都不会空着。

   然而,ABC甲乙丙还有你和我,我们真就放弃了吗?抑或是绕了远路,小心翼翼,连说都不敢说地,继续接近着。

   如果真的算了,又好好告别了吗?

 

 

    一场告别,对谁,什么时候,怎样。

    人,地点,记忆,时间恐怕无法囊括,似乎不是就在某一个瞬间,也远不是简简单单一句再见就能从此两不相欠,冰释前嫌。

    好像不曾有过告别,就渐渐失去了,又或者明明已经说了千千万万遍,却每每都在回头。

    我一遍遍走过立交桥下的斑马线,没有回头,却也无法往前。

    就像我啊,如果恰好放着那首歌,恰好下着雨,恰好我在那里,我就会总恰好想起天气很好的有一天,你笑着说,再见啊,再见。

    你也是吧?你也会这样吧。

 

 

   固执又懒惰,粗糙又敏感,我们,和自己的念想告别,一次又一次,千千万万遍。




责任编辑: 翁冰绚


分享到:

返回

微信

微博

QQ

Twitter

评论


登录完才能评论哦..点这里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