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深圳大学学子天地

顶部
分享
评论
back

热闹之中,藏着怎样的梦

由 不二先生 发表于 深大百家

栏目介绍:深大百家,刊登深大师生百家言论、文艺作品及其它。

欢迎投稿,来稿请投:holdmenow@126.com。

作者介绍

不二先生,原名唐开锋,中共党员,2011级土木工程学院工程管理学生。曾任深圳大学第十八届学生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主任、深圳大学第一届学生顾问等职。曾获校十佳团员、优秀学生干部等学生工作类荣誉称号11项;国家奖学金、好日子奖学金等学业类奖学金9次;腾讯创始人创新奖、挑战杯一等奖等科技创新类奖项16项;已发表SCI论文两篇、EI论文一篇,现已被保送至同济大学攻读研究生。


QQ图片20160325143251.jpg

天冷得刚好

桌上的酒杯又倒了

没人愿扶起

她灭了手中的烟

长舒一口气

那路边的树叶

瑟瑟发抖


                                                                                        

小雨淅沥,灰色天空,音响里不停转换的钢琴曲,红茶喝完换了绿茶,又是一个下午。

看似自在的日子,却是在这浆糊般的脑袋里,不知安放这热闹的青春。

环顾四周,人来人往,热闹不凡。够筹交错,酒杯碰撞,有人说那是梦破碎的声音,可灯光之下的人儿,恐怕早已不敢提起那年对自己许下的梦。

梦,这个词,真的只能在年少不更事时存活么?我不信,我也不愿信。

前段时间,本在微博上转了一篇许知远的文章:这一代迷失了的中国青年。开头描述了作者在电影《日瓦戈医生》里印象比较深刻的一个片段。医学院的学生日瓦戈,抱着几本书乘坐老式电车,跑过莫斯科街头,脸上充盈着希望、好奇、单纯……

貌似如此似曾相识的场景。高中时候的那帮小子,每天干劲十足地在讨论着如何让青年人的意识觉醒,到现在我都不曾觉得当时的那个简单的梦想有那么可笑。上大学以后,一直都觉得社会的变革来自于新生代的力量,而新生力量的前提就得有着一种意识,无论说是民主也好,还是自由也罢,一面旗帜下聚集了那么一群年轻人,满心的希望、激情、干劲……这些东西,是梦想么?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这些让这帮奇葩的年轻人,忘却了要在这有限的青春里,要去获得更多的生存技巧,也就没有那么多复杂的算计。然而,走在路上的他们,依然一步一步走得却异常坚实。

在这帮人心里,或许只有一个念头:有些事,总有人去做。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打算或者说是目标吧,无可厚非。同龄的人,大多数想着毕业后,有份好工作,组建个普通的家庭,然后简简单单、快快乐乐地过完这一生。越简单,越幸福,这个道理,谁又不懂呢?这种简单、快乐的日子谁又不想要呢?但有些事,关乎天下之类的,纵使听起来可笑,但总该有人去想,有人去做,不问名利,不计得失。之如我负责搞笑,你负责笑便好。

之前在年记《二十一岁,请与我同行》里,写过这么一段话。“不知何时起,我就很敬佩那些真正热爱文学和哲学的同学,从当初选择土木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这辈子注定与这些结缘很浅。如果把时间看着一条横轴,搞文学、哲学,用生命证大道的人都是在与时间趋近平行,他们注定不朽。而建功立业者也只不过是在横轴上画条形图,再高在宽也终将是这条横轴上的一点。很不幸我是后者。”“为君王谋,谋一城;为苍生谋,谋天下。”“读书人,不外乎三死”这两句出自追了两年的《雪中悍刀行》,说白了,读书人不心怀天下,白读。

身处闹市,难免心乱。有搞科研的哥们说,环境太浮躁了。我也喜欢吐槽,但也仅仅是吐槽。我不喜欢埋怨些什么,反而更喜欢跟不同的人玩游戏,在不同的游戏里玩游戏。读完庄子,有两点深刻启发:一是能于繁华中超脱,二是外化内不化地玩游戏。最后化成了一句自己的鸡汤,要想改变游戏规则,就得先玩成庄家。这碗汤,熬了将近十年,至今不变。

慢慢地,就喜欢这种放荡不羁,桀骜不驯地不正经了。自黑和黑别人也好,都是些不关痛痒的话题,嘻嘻哈哈之下落得个大家自在,自己也就不是当年的那个疯子了。因为后来,我记住了一句话:信仰就像是内裤,自己穿了就行,何必逢人就脱裤以示之呢。

我知道,很多人都说我邪或者奇葩,嘴里没有一句正经话。但我也知道,同行的人,不用说,各自前行也能走到一起;非同行的人,即使天天打闹,再怎样也会各自分离。说也罢,不说也罢,有何不同呢?不管最后我们在哪里停下来了,都不曾辜负这份曾经。我愿意相信,因为热闹的街上,也有这么一群不一样的年青人。有远赴深山默默为国搞武器的;有在海陆空三军里,立志战死沙场的;有学法律搞体制变革的;有一支枯笔写春秋的。二十年后,必将山花烂漫,万山红遍。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有没有做到,这是后人的事,但至少拿这句话,装逼装了十几年,或者四十年,更或者一辈子。

过去不恋,未来不迎,当下不乱。安安静静看书,热热闹闹扯淡。

我自放声歌五柳,亦将豪情付牡丹。

不愁前路无知己,但恐力逮心有余。


   乖,别闹!老老实实憋论文去。






我不二的时候,你还在听么?




责任编辑: 翁冰绚


分享到:

返回

微信

微博

QQ

Twitter

评论


登录完才能评论哦..点这里登录